一片西瓜

❀ALL叶❀
/周叶 ❤
/王叶 ❤
/韩叶 ❤
/喻叶 ❤

西瓜既刊与新刊淘宝地址:https://shop288699577.taobao.com/category-1299993275.htm?spm=a1z10.1-c.0.0.45ee61bbDAqV0w&search=y&parentCatId=1299993270&parentCatName=%C9%E7%CD%C5&catName=%D2%BB%C6%AC%CE%F7%B9%CF%2F%B0%A2%BF%A8%2F%CC%F8%CC%F8%CF%BA%2F%B9%C7%CD%B7%B5%C8

【周叶】龙先生 02


02


叶修自从成年后就搬出来自己一个人住了,名曰其名独立自主,实质上却是不想受到任何阻碍的打游戏。

是了,高中毕业后他就没继续上大学,而是真真正正的做起了社会人。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向资O主义看齐,到了十八自个儿努力赚钱,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于是,十八岁那年他在游戏里当起了代练,练了小一年觉得太伤肝了,又研究起了外挂,亏得人民币玩家甚多,他赚了挺大一笔,然后就把出租屋买了下来变成了自己的不动产。

那么现在的他在做什么养家糊口呢?还是外挂?不,外挂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忆忆往昔就行。最后,在浪了七八年后,于一个惬意的午后,他被叶家掌门人拎着后颈押了回来,穿起西装外套,连着裙带关系,在叶氏集团里挂牌了个总裁助理。

总裁是他弟叶秋,他是助理。

叶修深呼吸一口,怀里的蛋更沉重了些,瞄到前天才从叶秋那里打劫回来的鸟巢状坐垫内心不由哀嚎:叫你手贱乱拿东西,看吧,捡了个蛋尺寸刚刚合适。

“小点,让让,这不是吃的,这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叶修把摇头晃脑还流着满嘴哈喇子的小点规劝到一边蹲着,这才小心翼翼的把蛋放置在了坐垫上,末了双手合十鞠了三个躬。“别不是什么鬼东西就好,拜托了您呐。”

“嗷呜……”被闲置了一段时间的小点不开心了,发出一阵悲鸣。

“好了,我知道了,别叫,我去给你倒狗粮。”叶修钻进厨房里,边招呼小点吃东西边瞅着沙发上毫无动静的蛋,生怕对方一个抽风又咚咚咚的跳过来,害他被楼下的住户投诉到物业处。

幸好,那颗巨大的蛋很乖,安安静静地躺着,仿佛睡着了似的。

“小点,我警告你啊,那颗不是普通的蛋,你别嗷呜一口咬了,哥再厉害也救不了你。”见小点吃饱喝足摇起了尾巴,叶修满意地揉了把它狗头上的毛,微笑着交代。“额,吃饱咱们就出去吧,你呢就自己先玩一会儿,哥呢,研究研究这玩意儿去。”

叶修说的研究其实也就是站在离那颗蛋半米的距离,这头看看,那头瞧瞧,这蛋除了体型巨大如一个盛汤的海碗外,其他的,和别的蛋并无差别。他又看了会儿,真瞧不出什么鸟来了。

精神松懈了下来后,全身上下的黏糊顿时鲜明了起来十分不爽利,又见那蛋一时半会也做不了什么妖,叶修就想着先去浴*室洗个澡。

回卧室里取了件汗衫和大裤衩,钻进浴*室,打开花洒,等微温的水线从头淋到脚后,他才吐出憋在心口的浑浊气。

累啊。

 

在叶修的眼中小点一直是一条乖乖的狗,他离家多少年,它就跟着他离家多少年,说是相依为命也不为过。然而就是这么一条乖巧的狗,在叶修进入*浴*室的那一刻,不安分了起来。

它试探性地走到那颗蛋半径一米处,湿漉漉的鼻子嗅了嗅,鼻腔里瞬间被蛋香充满了。美食的诱*惑成功让小点忘记了主人的警告。它四脚并用地快步走上前,殷*红的舌头伸出,就在即将触碰到那灰白的蛋壳时,它的脑袋被重重敲了一下。

小点悲鸣了一阵,瞧清楚眼前的状况时,它的尾巴瞬间焉了下来,浑身颤抖,显然是吓的。

那颗蛋在小点的脑袋下来之后,自顾自地围绕在它身边快速飞转,大有你再碰我一下我就把你擂晕过去的架势。

小点是一只宠物狗,哪里见过这阵仗,就是他的主人叶修也没见过,于是便强忍着小*便失禁的恐趴在地上,团成一团。

对于它的反应,蛋是满意了,停止飞转,咚地一下又跳回了沙发。

……

叶修洗完澡出来,擦着头发,看了眼客厅,只觉空气凝重,似乎在不久前发生过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了不得的事。小点见了他,像是见了救命稻草般冲到他脚步,不断用狗头磨蹭起他的小*腿。

“喂喂,我才洗干净,让让。”叶修抖抖腿,想要抖落一腿的狗毛。

“嗷呜……”

“怎么了?怕成这样?”叶修说完这话眼睛不由转向那颗蛋,唔,和之前别无二致,但小点的恐惧看起来也不是装的也没必要和自己装,于是叶修便蹲下来把小点搂进了怀里,“小点,这颗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些天你先去叶秋那里吧,等我弄明白了再接你回来。”

若是换到以前小点是不愿离开叶修的,它宁愿窝在家里东啃西啃,但此时非彼时,生命遭到威胁太可怕了,它不得不听从了主人的指示。

“那就这么决定了,你先去睡觉。我明天把你带给叶秋。”

小点圆溜溜的眼睛看了叶修好一会儿,之后就拖着四条颤抖的腿走了。

 

叶修站起来,抻了抻僵硬发麻的双脚,此时他的头发未干,水珠顺着发梢滴落在他白*皙如玉的颈子上,又被汗衫吸了个消失无踪。静默了片刻,他才又把毛巾盖在脑袋上,胡乱地搓*着,半干了后把毛巾甩到了椅背。

他又看向那颗奇怪的巨蛋了,像是被吸引般,走了过去,再不怕死的抬腿撩了撩。

没反应。

又撩了撩。

还是没反应。

呼,很好,今晚可以安心睡觉了。

他在半路抱了颗蛋回来,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你问他为何作死的把蛋带回家,他绝对会喷你一脸,不抱回来你想被咚咚咚地跟一路然后第二天上各大网站的头条?

说到这个,叶修浑浑噩噩的脑袋突然灵光一闪。

对啊,现在什么时代了,网络时代啊!你就是一个虚影也会被人民群众人肉出来还顺便附赠你个祖宗十八代。

所以……只要现在他把这颗蛋放在网络上让各路大神品品,肯定也会被八出来的。

想到这里,叶修连忙翻出手机,打开社交网络那一栏,渣浪的号他早就申请了,只是迄今为止还没使用过,也不知道被销号了没有。

他试着登陆,发现还能用,也就省了重新申请的时间。

叶修精通各类游戏,可微博的话还处于摸索阶段,摸索了好一会儿,他才摸索了个大概,还顺手关注了好些个博主。比如B物杂志、鸟蛋各种蛋研究中心、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之类的,一看就是专治各种疑难杂症的博客。

叶修是打算给蛋来张高XX无XX照片然后@以上大V的,即便大V们不懂,但人家粉丝众多啊,搞不好就有懂门道的人混在里边呢?

做好了决定,叶修当即打开手机的拍照功能,对着身边的蛋咔嚓了一通。

等他上传好图片再编辑好内容准备@时,他发现相片里的蛋变成了一块块的马赛克,晃眼到了极点。

不死心的重新翻开相册看,蛋还是那颗蛋,可再上传了后,又变回了马赛克。

于是,叶修彻底的懵圈了。



“逗哥玩呢!”气愤之下,叶修把手机扔了,摊开双手仰躺在沙发上,太阳穴靠的位置止不住突突的疼。如果可以,他真想对那颗蛋做些过激行为,比如一脚踹了或者扔出窗外。幸亏理智占了上风及时阻止了他不理智的行为。

呼……

胸膛大起大伏了好一阵子,等气顺了,叶修才侧过脸看向身边的蛋。

“是你搞的鬼吧。”

蛋很安静,隐隐的,有一层浅浅金光覆盖在灰白的蛋壳之上。

“怎么,你们那边就没哥这么优秀的?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跟定了哥,也算情有可原。”叶修打了个哈欠,开始心大得无所畏惧,“好了不和你这颗蛋贫了,我要去睡了啊。你呢,想留就留,不想留就麻溜的滚远点儿,我家小点怕你。”我也怕。当然,后边这句他不会说出来,

叶修又在沙发上磨蹭了会儿,见身边的蛋无声无息的,也就不管它了,起身进了卧室。

……咚……

……咚……

“擦,你给哥小声点,楼下该投诉了!”叶修才想蒙头大睡,就被咚得心跳加速,在他的怒吼下咚的声音没有了,紧接着又是一阵圆形物体滚起地板的摩擦声,较之于那声要命的‘咚’算得上轻微了,起码在叶修的接受范围内。等这轻微的声音一并消失了,叶修还没反应过来,怀里就多了一颗蛋。

“……”你还真不客气啊!

“先说好了啊,哥可不会把你孵出来,你呢,就自己争气点蹦出来吧。”

“啊对了,你会说话吗,叫两声听听。”

“名字呢?”

“我啊,叫叶修。叶子的叶,修理你的修。”

说着说着,困意来袭,叶修也就顾不上怀里的蛋会不会在他睡着后做什么妖了,两眼一闭,四仰八叉地打起了呼噜。

而在叶修彻底进入了熟睡之后,他怀中的蛋散发出了比之前更甚的金光,黑暗都被它一把挥开了,小片刻过后,金光又沉了下去,卧室里恢复如初。

 



评论(20)
热度(177)

© 一片西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