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西瓜

❀ALL叶❀
/周叶 ❤
/王叶 ❤
/韩叶 ❤
/喻叶 ❤

西瓜既刊与新刊淘宝地址:https://shop288699577.taobao.com/category-1299993275.htm?spm=a1z10.1-c.0.0.45ee61bbDAqV0w&search=y&parentCatId=1299993270&parentCatName=%C9%E7%CD%C5&catName=%D2%BB%C6%AC%CE%F7%B9%CF%2F%B0%A2%BF%A8%2F%CC%F8%CC%F8%CF%BA%2F%B9%C7%CD%B7%B5%C8

【周叶/ABO】解药 -30-

准备三俗了,预告一下_(:зゝ∠)_



-30-



当巴厘岛的飞机在S市落地的时候,周泽楷和叶修同居了。

空出一天时间两人去了躺超市,把目前要用上的将来会用上的家居用品全部买齐,从此以后屋子不再是冷冰冰的钢筋水泥,真正成为了意义上的家,温暖的,甜蜜的以及幸福的家。

“真像做梦一样。”

“不是梦。”

“以后你回来了我是不是就可以说‘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完美的无缝衔接啊,小周你果然点上了情话技能。”

“……”

“周泽楷。”

“我在。”

“后天就是清明了。”

“嗯。”

“你说会不会下雨?”

“天气预报说,晴朗。”

“除了遇到你的那个下雨天,其他时候我都最讨厌了。下雨啊,最好别下雨。”


然而真正到了清明那天,天灰蒙蒙的,云层又厚又低,压得人胸口喘不过气,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紧紧的捏住心脏,是一种呼吸都会痛的力道。

墓园里,石碑前,一支烟,一杯酒,一束嫩黄的雏菊。

风戚戚然,毫无温柔,吹翻了两人的衣摆也吹乱了两人的发。

叶修只觉眼睛干涩,眼底酸胀的可以,有一种随时会落泪的错觉。无论过了多少年站在这里多少次,对上墓碑那有着健气笑容的少年,他都觉得很不好,非常的不好。

手被牵起,叶修垂下眼皮,氤氲的视线中他看到了一只温暖的大手,然后那只大手紧紧地纠缠着他发凉的手指,无声的传递着他最眷恋的热。

重新抬头的时候叶修笑了,笑容里少了悲伤,使他整副面孔柔和了许多。

“沐秋,我来看你了。”点了烟,抽一口,蹲下来点燃了放在地上的,烟雾在视野中缭绕,石碑前的相片却比之前还要清晰,清晰到从耳边掠过的风都夹杂着以往的欢声笑语。

是远是近已经分不清了。

周泽楷也点上烟,重重的呼吸一口,牵着叶修的手越来越重。

“我会照顾好他的。”

“很高兴认识你苏沐秋,我叫周泽楷,以后……会常来看你的,我和他,还有我和他的家庭。”

“你放心。”

叶修和周泽楷抽完手上的烟,在原地站了许久,久到双腿僵直发麻,久到天空淅沥沥的小雨穿破厚重的云层落下来。

最终还是下雨了啊。

他的好朋友苏沐秋在雨中走了,他的爱人又出现在了雨幕里。

然后,他得到了救赎。

“下雨了。”叶修仰起头,任雨水洒了满脸。下一秒,他被按压在了周泽楷浑厚的胸前,对方的大手覆盖在他的脑袋上,遮挡住了雨水的攻势保留了一席干燥之地。

“走吧,回去了。”他说。

“嗯。”周泽楷重新拉起叶修的手,走了几步后他回望了眼墓碑,相片里的少年似乎走了出来,稚嫩朝气的脸上笑脸浅浅,挥手道别。

他与他们的距离遥远,恍如隔世。

“前辈,我们都会好好的。”

叶修侧头看他,笑着点了点头。

回程的路上雨水停了,太阳破云而出,万丈金光蒸发掉了地上的积水,也挥退掉了心中一直压抑着的黑暗,使得里边一片光明起来。

“小周,今晚就吃糖醋排骨和炸虾吧。”

“好。”

“还要醋溜马铃薯,干煸四季豆。”

“嗯。”

“玉米海鲜浓汤,南瓜布丁,黑森林蛋糕。”

“可以。”

“……全部答应,你吃得完吗?别浪费啊。”

“……”

实际上吃的时候就变成了两菜一汤外加一个甜点,两人吃的话,刚刚好。入夜,叶修睡下了,睡得并不踏实,颊边冒出的冷汗浸湿了枕头,嘴里呻吟出几句听不清的气音。

很是痛苦。

周泽楷摸黑起来,打开灯,轻轻摇了摇叶修的身体。叶修忽的惊叫一声,身子一哆嗦,醒了。

“做噩梦了?”周泽楷拉起他,抱在怀里安抚。

叶修有些茫然的看向周泽楷,定神时紧紧地搂住了他,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叶修?”

“太好了,太好了……”叶修把脸埋进周泽楷的颈窝,汲取他浑身的热度,幸好,幸好不是冰冷的,温度还在。“小周,我梦到……你们一个个都走了,我抓不住也走不近。”叶修扯出一抹苦涩的笑,更多的是对梦境的恐惧,那种无能为力的只能够眼睁睁看着一切最爱之人离开的恐惧。

“只是梦,别怕。”周泽楷轻拍着叶修的后背,给予他最大的宽慰,“即使全世界都离你而去……我都会在原地陪你。”

叶修抬起头,嘴唇轻压在对方的,盖了章一样永远不能反悔。

这之后叶修去了浴室,镜子里他看到自己的面容苍白,被抽空了全部的颜色一样,近乎透明。

“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还真是……讨厌啊。”叶修闭上眼,心里的不安在大面积的扩大。而未来的一个月里他都在噩梦中度过,即使用了安眠药去镇压也没半点用。

周泽楷已经恢复了高强度的工作,但无论多忙他都会挤出时间回家,哪怕只能够和他的叶修吃一顿饭看一场电影睡一个午觉甚至只交谈几句。

“要走了?”叶修收拾着碗筷,看周泽楷匆忙地拿起放在矮桌上的车钥匙。

“嗯。”周泽楷从背后搂住叶修,细吻落在他的后脖子上,有着咸涩的汗味。

“你是要去三亚拍广告吧?下次见面应该是在一个星期后,说实话,我还真舍不得。”叶修回过头,眼神略带哀怨,“不过我能体谅你,毕竟两个月后我也要干活了。”

周泽楷把叶修转了个身面对自己,叶修的头发剪短了,齐着耳朵,精神是精神,可被噩梦困扰了一个月之久的他气色并不太好,身体更是瘦了一圈越发的纤细了,精致的锁骨也凹陷得明显。

如果说之前的他和周泽楷身材差不多,那么现在的话就是明显的小了一号。

说不心疼是假的。

周泽楷心疼的要命,但是没有办法。他尝试过想要叶修不去做那并不会存在于现实的噩梦,但屡屡失败。如果允许,他倒宁愿噩梦映在他身上,也不希望它去折磨他的叶修一点半点。

“我很快回来。”

“恩恩,我等你。”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去吧,别误机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没事的。唔,其实从前天晚上开始我就不做那梦了,一觉到天亮真是不要太爽。”

前晚和昨晚周泽楷都是在片场通宵的,所以并不清楚叶修的状况。

“真的?”

“真真真,不真我还会骗你?”叶修又一次拍上周泽楷的肩膀,还给了他一个临别之吻。

他说谎了,对周泽楷说谎了。

他深陷在沙发里,抱着脑袋,身体很累,心里更累,全部的疲惫叠加起来几乎压垮他的肩膀。

他做的梦越来越清晰了,清晰到甚至能闻到那浓郁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以及那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还有重物被撞击后落地的声音,又沉又闷。

这场景熟悉得可怕,清晰得恐怖。

……

为什么会这样?

评论(6)
热度(99)

© 一片西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