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西瓜

❀ALL叶❀
/周叶 ❤
/王叶 ❤
/韩叶 ❤
/喻叶 ❤

西瓜既刊与新刊淘宝地址:https://shop288699577.taobao.com/category-1299993275.htm?spm=a1z10.1-c.0.0.45ee61bbDAqV0w&search=y&parentCatId=1299993270&parentCatName=%C9%E7%CD%C5&catName=%D2%BB%C6%AC%CE%F7%B9%CF%2F%B0%A2%BF%A8%2F%CC%F8%CC%F8%CF%BA%2F%B9%C7%CD%B7%B5%C8

【周叶/ABO】 解药 -18-

回来了,继续。



-18-


太阳才冒出头不久,便迫不及待的给大地洒上了大片的金色,树影斑驳,早晨特有的清爽沁人心脾,穿堂风吹过,夹带着鸟语花香。

今天,应该是很好的一天,如果没有方某人一大早就BLABLA的话。

“我说……”

“嗯?”

“你怎么还是把危险源带回家了哈?你脑子有问题是吧有问题的话正好医生也在!”方锐来回踱着步,语气生硬得一如正在教训调皮学生的教导主任。

叶修深陷在沙发上,喝着冒着烟气的开水,眉眼柔顺,表情略带无辜。似乎在说我有什么办法?他来都来了,我躲不开。

“你……算了,简直浪费口水。”面对这么乖巧的叶修,方锐哪里还舍得再喷半句。

叶修舒展开眉目,伸了个懒腰。

“叶修,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喻文州的身份不仅是朋友更是一位医生,即使知道要避嫌,但还是不放心的来给叶修例行检查一下。“我还是给你量下血压吧。”

“喔,好。”叶修伸出手,露出一小截白皙的手臂。“并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就是疲乏,提不起劲儿。晚上,会做噩梦。”说到这个噩梦,他浑身抽空了力气一般。

“散散心或许会好一点,你不是有三个月的假期吗?”喻文州笑着建议。

“散心啊。”叶修琢磨着,最后扯了一把还再来回踱步的方锐。

方锐横眉怒目,“何事?”

“你怎么知道小周在我这里的?”

“窝巢,不念叨你了你倒还来侮辱我智商了?你自己瞧瞧,然后你再让喻文州瞧瞧,你胸口那一大片痕迹不要和我说是蚊子咬的!”方锐哼了一声,却把目光错开了。

喻文州垂下眼睑,仔细地量着血压。

叶修懵了一下,把睡衣拢紧了,“不好意思起来得太急,让你们见笑了。也不知道昨晚的小周受了什么刺激,非抓着我啃来啃去。”

情人间的亲昵举动在他嘴里说出来轻松得就像谈论今天的天气很好一般。

方锐挥了挥脑内浮想联翩的虐狗画面,“我是不知道他受了什么刺激,但我可以确定这刺激是你造成的。”

“方锐,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

“好了好了,别气,气坏了就没人给我订机票了。我爱他嘛,他再危险再致命我也得照单全收。”叶修顺带好心地回答了方锐一开始的问话。

“我管你爱不爱。”方锐也不是真的反对叶修和周泽楷在一起,他只是见不得叶修被虐。之前的叶修真是被虐惨了,惨到连娃娃都保不住,到现在还没彻底恢复元气。

啧。

“他呢?还有飞机票怎么回事?”

“哪个他?”

“……”

叶修血压量好了,正常范围内。他对喻文州笑了笑,“文州,你用不着特地跑过来,我可以去找你。”

“不远。”喻文州收拾好工具,起身。“你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诶诶,医生医生,你别急着走啊。”方锐拉了喻文州一把,“我可不想单独应付两个!”

“那……一起走?”

“我还有点事要交代。”他也想走啊,可不是还没完成来此的目的嘛。

“方锐,我刚才是不是还有个问题没回答你?抱歉,最近忘性大。”

“……”

“你说小周啊,他还再睡觉,他这几天太累了。文州,你方便留下来吃个饭吗?这几天你也辛苦了。”叶修也没管喻文州答不答应,抢过他的工具包藏了起来。

喻文州面对这样的叶修还能怎么样?留下来呗。

“你也顺便吧。”叶修看着方锐说。 

方锐当即咬碎了一口银牙,缓了缓升腾的怒气,他把工作提了出来。“公司已经给你拟了一篇通告,关于之前退圈的事,要看看?”

“不了,公司决定。”

方锐点点头,继续道:“给你接的剧本一收假就立马开机,你要做好准备。”

“导演是谁?”

“鲍勃李。他风评是不好,名气大却是真的。”

“呵。”冤家路窄啊,叶修暗忖。

“怎么了?”

“你也知道他风评不好,那我就只好祈祷一下他的咸猪手别往我身上摸了。”

“这个……他……曾经摸过你?”

“是啊。”

不知为何,方锐感到了一阵恶寒,头皮发麻了起来。顺着那不好的感觉看去,可对上了却是喻文州一贯温和的脸。

擦,怎么回事?

“看把你吓得。”

“要不,推了?”

“违约金我可赔不起,我会注意的。”

“喔,那你小心。到时我也会在场看着他的。”

“怎么好意思麻烦方大经纪人啊。好了,不和你废话,我去叫小周起床。啊对了,如果等会儿方便的话帮我订两张去巴厘岛的机票。”

“巴厘岛?”方锐挑眉。“飞机票为何要我订?”

“听说那边很美,正合适我散心。”叶修笑眯眯地,心思已经飞向巴厘岛的蓝天白云和大海了。“我穷啊,你就行行好让公司报销呗。晚点我发身份证号给你。”

“等等等等,两张?”方锐有了不好的预感。

“当然是两张,我一张小周一张。”

“他不是没假期吗?”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时间挤一挤总会有的。”叶修挥了挥手,便疾步朝卧室走去。啪嗒一声扭开门把,本应该熟睡的人此刻正坐在床边,唇角噙笑。“小周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你开门时。”周泽楷拉过叶修的手,稍微施力一扯,亲上了他柔软的双唇。“我听到了。”

“这门的隔音效果真差。”叶修顺势跨坐在周泽楷的大腿上,手指玩/////弄起他结实的胸口,划着圈圈。这就是叶修原本的个性,没了过分的别扭和自我折磨,就脱缰的野马般一路朝着奔放去了。“如果,现在真要做点儿什么事的话,外边人也会听见吧。”

“前辈……”周泽楷抓住叶修放肆的爪子,苦笑。“你就不怕我……真的忍不下?”

叶修用自由的那一只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我可没让你忍。”

典型的满嘴跑火车,也不知道是谁看起来一副病弱的样子。这让小周怎么好意思辣手摧花?于是他只好拼了命的努了力的当个柳下惠。

周泽楷额头抵上叶修的,蹭了蹭,“是我自己想忍。好高兴……”

“……不是吧,你都忍得这么憋屈了还高兴?你这癖好……有些猎奇啊。”周泽楷的睫毛细细密密的又长,叶修凑近一点看,立刻刮弄得瞳仁又疼又涩。眨眨眼,拔开了些距离。“你不是没假期吗,有什么好高兴的。”

“挤一挤,总会有。”周泽楷瞄着叶修敞开的领口,白皙的胸膛上印着一大片他故意留下的痕迹,红艳又暧昧。

回想起昨夜的疯狂,周泽楷面部绯红,额头上泌出了些许薄汗。左边胸膛里的脏器跳动得飞快,似乎要跳出来一般。

昨夜的自己一遍又一遍地吮吸着前辈白皙的胸口,樱红的乳尖,线条优美的后颈与腰线,敏感得脆弱不堪的地方,修长结实的大腿,可爱饱满的趾头……仔细又虔诚的……耳边还不时飘进他动听的呻吟,夹杂着几道埋怨的求饶声。

除了没能完成最后一步,其他都好。

不过不着急,总会完成的。

周泽楷用力地闭上眼,将旖旎画面忍痛抛诸脑外。

“啧,有空我就把门换了,我说得这么小声你也能听到。你怎么了?”叶修在汲取到周泽楷的信息素后就一动不动了,突然迸发出的味道不仅致命,霸道,还无法抵抗。

叶修回想,自己又是哪句话把小周撩成这样了?

没有特别露骨的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泽楷?”

周泽楷没有回应,他的抽气声越来越大,弥散在空气里的ALPHA信息素也越来越浓郁,似乎一触即发一点就着。

叶修完全软了下来,面颊不正常的绯红,嘴里发不出任何声音,全身只能够随着周泽楷的起伏而起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紧张的气氛却在即将到达临界点时缓和了下来。

叶修挨靠在周泽楷的肩膀上,稍微没那么热了。

“抱歉……”周泽楷把信息素隐藏了起来,顺起叶修汗湿的背。

“我去换衣服,外面,等太久。”

从周泽楷腿上下来,叶修险些站不住,还是对方眼明手快的把他稳住了。

“一起换。”

叶修点点头,转身立于衣柜前。

打开,从里边拿了两套衣服出来,递给了周泽楷一套。“将就着穿。”

叶修的品味一向受时装界追捧,加之浑然天成的洒脱气质,他的每一次出境都能够吸引众人的眼球。所以,他口中的将就,真的过于谦虚了。

“你长得好,穿什么都好看。”

周泽楷笑笑,心里则嘀咕着你比我更好看。

两人换好了衣服,相互整理了一下,对视的瞬间真的有老夫老妻的感觉,可实质上他俩确定关系还不到一天。

……

真是默默的爱着对方太久太久,久到才触碰,就已经觉得要天长地久了。

“完美!”叶修由衷地赞叹一句。

“叶修。”周泽楷表情起了微妙的变化。“如果……我……”

“世上俊男美女多的是,我的确喜好你的皮相,可前提是你,周泽楷。”叶修把周泽楷略长的头发撩到耳后,露出他精致的耳垂。“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既然长了张符合我审美的脸,我更没必要拒绝你的美了?一箭双雕,何乐不为。”

周泽楷表情不再微妙,温情中添了份释然。

“好了,出去吧。”


叶修领着周泽楷出了卧室,方锐和喻文州正在喝着自倒的白开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看到两人出来了,一副‘终于出来了’的表情。

“抱歉,久等了。”

“不久,不到半个小时。”方锐两眼喷火,“你的待客之道有待提高,幸好医生是好说话的人,不然我就要摔门而去了。”

“文州,和方锐聊天很累吧?辛苦你了。”

“还好,应付得来。”

“周泽楷,麻烦管一管你对象……我怕我忍不住失手……”

“说不过还想打人了啊?喂,妖妖灵吗,这里有人想动武。”叶修用手势做了个电话,气死方锐算周泽楷的,他对象嘛,有什么事他担着。

“擦,还有没有天理了!医生你瞅瞅,他这毛病有没有根治的可能了?”

“人身攻击就是你不对了。”

“……”

“小心我对象揍你。”

“我觉得我有必要向公司申请了,你,我无福消受。”

“别别别啊,我还指望你给我揍鲍勃李呢,给你一分钟,把我消受了。”

“赶紧过来,看我不把你消死!”

方锐和叶修的日常嘴炮模式开启,喻文州和周泽楷边听边笑,对视的刹那却又带着莫名的敌意,彼此消长,最后各自站定了立场,一个是朋友,一个是伴侣。

“诶呀,我才记起,我家没吃的,外卖可以吗?”

“……”

“小周被狗仔盯得紧,我担心自己一个不小心又上头条了。必胜客可以吗?可以啊。那好。方锐大大,我就钦点你了,你来订。”

方锐抱着手机拨打外卖电话的时候,想着为何是我来打啊?你们又不是没手机!

罢了罢了,谁让我菩萨心肠。


评论(3)
热度(150)

© 一片西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