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西瓜

❀ALL叶❀
/周叶 ❤
/王叶 ❤
/韩叶 ❤
/喻叶 ❤

【周叶/ABO】 解药 -14-

没点污怎么对得起ABO标题。

下章发车,未成年请谨慎上车,口X为主,不深入体内哈哈。



-14-



叶修拿出钥匙,打开许久未踏入的家门,走进去,拉开窗帘。橘红色的夕阳铺洒进来,空气中漂浮着的细小尘埃清晰可见。

挥了挥手,挥去遮挡视线的小颗粒。他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着家了,也没有请阿姨来打扫,如今踏足进来,除了脏之外还感觉到了陌生的寂寥。常年奔波在外,到头来回家了,连个迎接的人都没有。

明星是好,外表光鲜亮丽,赚得盆满钵满。可虚荣的浮华过后,剩下的就只有寂寞空虚冷。受不住的人或会出去放浪形骸放纵欲望,受得住的寂寞就寂寞了反正在家也能找乐子不是吗。

叶修决定打扫卫生,范围不大,主要放在主卧和客厅。

怪不得他偷懒,他一个才出医院的病患,能有不睡垃圾场的觉悟已经算高了。

灰尘有点霉味,空气里闷闷的,憋得叶修几乎透不过气。

“不就两个星期嘛,看起来两年没住似的。”卯足了劲儿,叶修开始干活。一番动作下来他累了个半死,虚脱地深陷在沙发里,拿起没开过的矿泉水仰头就喝。

冰凉的水瞬间平息了他浑身的燥热。

他把汗湿的额发往后撩去,想着找个时间把头发剪了,这么留着半长不短的,累赘也麻烦。他的衬衣湿了一层,黏糊糊的贴在肉上,稍微摩擦一下都会蹭得皮肤异样的痒。

看着打扫得还算干净的成果,叶修拍拍大腿,努力地撑起几乎散架的身体,往浴室深处去。

即便他常年不在家,热水也是不会断的。

浴室里的浴缸很大,看着就很舒服,他边脱衣服边放水,水差不多满了,他踏进去,将脖子靠在浴缸边沿,舒舒服服地泡起澡来。

叶修喜欢泡澡,或者说他喜欢被水包围起的温柔。

“唔……”

他闭上眼,将浸泡得有些发白的手指放到平坦的小腹上,感受着上边平滑的纹理和滚烫的肌肤,手指微微颤抖。

没有了,里面什么都没有了。

他猛地抽回手,鞠一把水,迎面泼去,顷刻间满面的水珠,头发也不能幸免。既然都全湿透了,他索性把脑袋整个沉入浴缸里,什么也不想,什么也想不起。

憋着憋着一串气泡从水中溢出,紧跟着的是一颗湿漉漉的漂亮脑袋。

“呼……”

叶修长喘一口气,再次闭上眼。这时候安置在浴室里的分座机却响了起来,他犹豫着,最后还是接起了。

“哪位?”

“是我。”

“文州啊,有事?”

“没事,就不太放心你一个人在家。”

“你别担心,我好得很,在洗澡。”

“那就好。”

“嗯,那先拜拜。”

“再见。”

叶修挂了电话,泡了好一会儿他才从浴缸里起来,披上浴衣,系好腰带,踩了双拖鞋出去了。走几步,觉得头发湿哒哒的很不好受,他又返回浴室,拿起风筒,有一搭没一搭的吹着。

吹得半干,分座机又响了,一声接着一声誓不罢休。

叶修关掉风筒,放回原位。走到分机前,接起来,“文州,我已经洗好澡了,等头发干了我就吃饭睡觉,你别担心。”

听筒内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文州,说话呀?”

“前辈,是我。”

叶修手中微微一颤,“小周?”

周泽楷站在叶修家门口,有些呼吸不过来,就像溺水之人一样。

“我在……门口。”

叶修挂了电话,步子走得有些急,来到门边时他深呼吸一口,镇定地扭开了门。

周泽楷站得笔直,目光幽幽的,掩盖不住的哀怨。

叶修最看不得周泽楷这幅样子,心一软,表情也没那么刻意了,“你怎么来了?”

“晚上,你会做噩梦。”

周泽楷边说边盯着叶修的胸口,那里空荡荡的,意外的白。腰身很细,被腰带紧紧的绑着勒出诱人的曲线,两条腿修长笔直,重要部分被遮挡住了,看不出里边有没有穿内裤。

叶修突然被周泽楷迸发出的Alpha信息素弄得七晕八素,因为泡澡而酡红的双颊又艳丽了不少。

“你……怎么……”叶修顺着周泽楷的视线低头看去,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一身是多么的引人犯罪。“额,你等等,我去换衣服。”

叶修尴尬不已,转身,却被周泽楷从后边拉住了,下一秒被大力一扯,面对面地撞进了结实有力的胸膛里。

叶修看到门被关上了,按压着自己的力道越来越重,混合着周泽楷粗重的喘息和强烈的信息素味道。他推了推,发现推不动,知道后面要糟。“周泽楷,醒醒,你这样……我动不了。”

叶修身上还留有周泽楷的味道,所以他没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周泽楷汲取着叶修身上的香气,只感觉越来越热,比酒精入喉时带起的火焰还要热上千万倍。

自己那个时候,就是这样抱着前辈的?

然后把自己深陷在前辈柔软湿润炙热的身体里?

只是这样想,周泽楷双眼几乎发红。

“小周,冷静,冷静。”叶修也忍得难受,在情欲方面,他是完全受控于周泽楷的。“妈的,早知道就不开门了。”

在周泽楷几乎要被情欲蒙蔽双眼时,叶修狠狠地咬了一口他的肩膀。

蚂蚁啃噬一般,细细密密的痛感直撩得周泽楷全身血液沸腾。

擦。怎么越弄越糟?

“小周,我才刚出院。”叶修的声音七分轻巧三分讨饶。

周泽楷滚烫绷紧的身躯在拼了命的压抑下逐渐放松,欲望之火也随之熄灭,只余一声比一声还要粗重痛苦的喘息。

“前辈,再等一下子,一下子就好……”

叶修耐心地等着周泽楷冷静,其实他也不好受——身体的每一寸每一厘也都渴望着被爱抚——只是如今他的身体状况,真的承载不了更多热情。

周泽楷的呼吸在粗喘之后恢复平稳,信息素也隐藏了下去,可偏偏那最该软下去的地方任他怎么压抑怎么拼命都还是雄赳赳的半点软下去的迹象都没有。

“前辈……”

叶修试着动动身体,能动了,把小周稍微推开了些距离。低头看,周泽楷的裤裆几乎要被撑爆,里面的尺寸他曾经直观的感受过,巨大得可怕。

“这个,软不下去?”伸出手,戳戳,隔了层布料还能把他的指尖烫到发麻。

周泽楷闷哼,目光似带责备。

“照你这个情况出去,或许会有不少漂亮的Omega/Beta被你勾引,真是艳福不浅。不过他们也不亏,像你这么优质的Alpha可不多见了。”

前辈又要把我推走了。

周泽楷垂下俊美的眉眼。

“坐沙发去吧,我帮你。”

周泽楷猛地抬头,表情遭了雷劈一般,头顶冒烟,一动不动。“是……那个意思?”他声音颤抖,激动又热切。

“那还请你告诉我,你想的意思是什么?”叶修侧过脑袋,微笑着双手抱臂。

“手。”

叶修摇头,边伸出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泛着水光的双唇。“用手太久,直接用嘴吧。”

“……”

周泽楷全身血液立马因为这句极具挑逗性的话冲向灼热滚烫的源头,撩拨得它又硬了几分。

评论(3)
热度(192)

© 一片西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