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西瓜

❀ALL叶❀
/周叶 ❤
/王叶 ❤
/韩叶 ❤
/喻叶 ❤

【周叶/ABO】解药 -13-

13




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太久,在喻文州把门关上时就结束了。

周泽楷舔了舔叶修泛着水光的唇角,修长的手指摩挲起叶修后颈上的信息槽。这个地方他只要一口咬下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叶修都会带着他的信息素味道。

叶修抓着周泽楷动作的手,极力平稳絮乱的呼吸,以及软了的双脚。“小周,你画风可不是这样的啊。”

“不想忍。”周泽楷蹭蹭叶修的额头,“给我……咬一口?”

“咬个毛。”叶修后退一步,逃出了周泽楷的制造的牢笼,“这个吻已经很要命了,你再咬一口我可出不了这个门。”即使不愿承认,唾液交换的亲吻让他完全沾染上了周泽楷的气味,很浅,却充满了特有的独占欲。

周泽楷眉眼带笑,很乐意听叶修的调皮话。

“你这个是普通朋友该做的?过界了啊。”叶修擦了擦嘴巴,略带责备地瞪了周泽楷一眼。

“喔。”周泽楷垂下眼皮,似在反省。

“下不为例。”叶修视线一偏,放到窗外,此刻阳光正好,看得久了,灿烂的金色会在眼中晕开一圈圈的色彩。“走吧,他们应该在等。”

“我和黄少天……没什么。”

“没什么你抓他肩膀干嘛?这一看就是索吻的架势。”叶修扯着嘴皮子,重新把视线放在周泽楷身上。“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洗一把脸再出去?”

周泽楷进了厕所,扭开龙头,鞠一把水洗脸。

叶修依靠在门边,看着里边被自己折磨得有些狼狈的人,多少有些不忍心。周泽楷天生丽质,什么时候有过眼底青黑下巴爬满胡渣的狼狈样?就算一个星期有六天在熬夜拍戏他也会把自己收拾得光鲜亮丽,美瞎众人的。

“小周。”

“嗯?”周泽楷晃晃脑袋,甩掉了刘海上沾着的水珠。回过头,浅棕的眼眸对视上叶修模棱两可的视线。

“辛苦了,谢谢。”

周泽楷愣了一下,想扯开笑却意外地先沉下脸。

“前辈……”

叶修几不可闻地叹一口气,“我总是梦到他们,长着一模一样的脸,肉呼呼白胖胖的,我一手牵着一个,或者走在后面看他们笑闹。可每每他们回过头,总会问我一句,为什么不要他们了?”

“……我知道这本身就是个意外,但我没能保护他们……我比想象中的软弱,我过不了自己这关。”

“我不怪少天没把话说完,我也不怪你作出的决定。”

“我就是有些憎恶自己,这意外是我亲手造成的。”

“你不知道……他俩长得多像你。”

叶修在唇角出勾起一道浅浅的弧,过长的刘海遮住他的眉眼,看不清里边到底是笑意多一点还是悲伤多一点。

周泽楷上前,将叶修毛茸茸的脑袋按在了肩窝里。

“有多像我?”

“一模一样。”叶修的声音闷闷的,带着许多无法宣泄的情绪。

“我知道了。”

叶修深呼吸一口,从周泽楷肩窝钻出来,后退一步,将刘海和鬓发撩到耳后,露出了精巧的耳垂。

“走了。”



泽楷跟着叶修出了病房,走廊上齐齐站了一排人,场面很好笑,气氛却显得有些僵硬。

叶修从来都是打破僵局的老手,“你们竟然还在,不会真的想上我家讨口饭吃吧?我那些都是客套话,嘴上说说的。别当真哈。还是说,你们一排排的站着是想知道我和小周是怎么打啵的?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四片唇贴一起,两条舌头搅一搅,口水换一换,呼吸不过来时角度偏一偏透透气……没了。”

方锐:“擦。”

韩文清:“噢。”

喻文州:“呵。”

王杰希:“嘁。”

张新杰:“唔。”

江波涛:“额。”

黄少天:“啊?啊?啊?啊?”

周泽楷:“前辈……”

叶修拍拍周泽楷肩膀:“没事没事,他们脸皮厚着呢。”

没你厚好吗!

话锋一转,继续道,“请你们吃火锅可以吗?有没有谁不吃什么?喔,都不挑食啊,很好很好。不过我是不吃下水不吃羊肉不吃牛肉不吃猪肉不吃鱼不吃海鲜,香菜也不行,拒绝辣椒……”

“他妈的老叶你干脆就打个鸡蛋汤给我们行了!”黄少天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比他还BLABLA的人,可他到底忍住了。

“鸡蛋汤?我可做不来这么寒酸。要不,每人的汤里加一个鸡蛋?”

“滚滚滚。”

韩文清不想继续听这两人的废话,揉了揉太阳穴,率先迈步。

叶修眼尖,寻着机会继续嚷,“走走走,赶紧走,跟着我家BOSS有肉吃,他钱多,他请客。我们去吃满汉全席吧?还要大龙虾,帝王蟹!”

韩文清肌肉紧实的背部一僵。

“你不是说你不吃肉不吃海鲜的吗?还龙虾!”黄少天一撇。

“是啊,不是刚才么。我现在啊……饿得连一头牛都能吞下。”叶修笑。


到了最后,还真的是韩文清请客,九个人,三辆车,疾驰在车水马龙的水泥路上,顶着春日暖阳,齐刷刷地停在了S市最最高档的俱乐部里。

前台迎宾显然是个见过世面的,一水的帅A帅B站在眼前眼皮也没眨一下,却偷偷地瞄了叶修这个O一眼。

韩文清拿出超级钻石贵宾卡,要了一间雅阁,位于三楼。

上了电梯,叶修突然开口,“我觉得我有必要向那前台解释解释,我只是来吃饭的,并不是即将被潜的小明星。”

噗。

众人一脸黑线,选择性的无视掉叶修。

“你们没看见吗?他看我的眼神非常有深意。”

“你从头到脚都是周泽楷信息素味道,你有身为一个O的节操吗,他不看你看谁啊!”黄少天忍不住喷道。

“原来是这样。”叶修转而瞪向周泽楷,“看来阻止你咬脖子是正确的。”

周泽楷伸出手,揉了揉叶修的脑袋。

“老叶,你和周泽楷到底什么时候好上的?”黄少天好奇。

“好上?你别乱说。我和小周,普通朋友。”

“你当我傻啊,普通朋友你让他啃嘴巴?”

“大人的欲望不是那么容易克制住的。”叶修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欲望会让你迷失双眼,就算前面是个坑,你也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你现在还小,总有一天会懂的。”

“尼玛,老实承认你爱他不就行了,弯弯绕绕一大堆。这里这么多优质A,你怎么不和他们欲望一下?还坑呢,你自己挖的吧。”

叶修被反将一军,沉默了。

周泽楷唇角隐隐勾起笑意。



一票人入座,点菜,品酒,聊天。菜上来了吃菜,品酒,聊天。

“前辈……吃东西了。”周泽楷夹了一筷子的大龙虾,递到了叶修嘴下。

“少天,我知道了。”叶修锤了一下手心。

“啥?”黄少天正在和螃蟹战斗,听到叶修叫他名字金灿灿的脑袋立马抬了起来。“有何高见?”

“小周的颜,是我的菜。他一直被称为美颜盛世。”

“周泽楷,我先怜爱你30S,爱上个没心没肺的。等哪天你毁容了破相了你的好日子估计就到头了。”

“喂喂,有你这么诅咒人的吗?小周,你别听少天乱说。”叶修咬了一口龙虾肉,偏过脑袋,意外地对上了周泽楷沉着的脸和那无声询问的视线。

真的只是这样吗?

“你别总盯着我看,吃菜吃菜。”

周泽楷收回视线,直勾勾地盯着面前晶莹透亮的酒杯,比平时又安静了几分。

“喝一杯?”叶修的声音轻轻柔柔的,飘进周泽楷的心里,激荡出片片涟漪。“还是别了吧,你醉了我还得帮你收拾残局。”

“不麻烦。”

“嗯?”

“江波涛在。”

叶修瞄了瞄江波涛,为周泽楷斟了半杯酒。

酒香入喉,似火似焰,焚烧着周泽楷跳动的心脏,一杯接着一杯。

叶修不为所动,只顾着点上许久不抽的烟,一根又是一根。

“你们两个……”喻文州无奈地出声。

叶修笑弯了眉眼,摇摇头。

噗通。

周泽楷倒下了。

叶修眉毛一挑,眼神快速示意起对面的江波涛。

江波涛接收到信号起身,走到周泽楷身后,把他架了起来。“他还有三天的假,我以为你想和他多呆一会儿。”

“慢走,不送。”叶修摆摆手。“开车小心。”

江波涛撇撇嘴,向在场的各位道别。

方锐这时候挤到叶修身边,点了根烟,“我还以为你要把周泽楷这危险源带回家了。”

“身心俱疲,我还指望你来照顾我呢。”

“别别,我给你煮了三天的面,几乎就以为自己是传说中的佛祖转世。”

“佛祖你好佛祖再见。”

“你真不打算干了?亏我还为你拿了个好剧本。”

“续约可以,有条件。”

“说说,老板都在这里呢。”方锐瞄了眼韩文清。

“我要静养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你的面条随叫随到。”

“亲……别说三个月,就是一辈子我也愿意给你煮,煮煮煮。”

“得得得,赶紧吃,菜都凉了。”叶修鬼使神差地摸上周泽楷用过的杯子,拿起嗅了嗅,酒香依旧,只是喝酒的那个人却不在了。

被他亲手推走了。

“叶修,你……”黄少天放下螃蟹,难得板起脸,伸手一捞就把叶修捞进怀里,“你想哭就哭,别憋着,你是稀有O,我们不疼你谁疼。”

叶修愣在黄少天怀中,眨眨眼,“稀有O是个什么意思?”

“额,就是一群A和我这个B之间仅有的那个O。”黄少天认真回答。“周泽楷要是敢欺负你,别怕,有我们这些娘家人撑着。”

“你是不是忘记你和小周是一路的。”

“王杰希王老板,我可以跳槽吗?”

“你说呢?”王杰希语气微凉。

“……那我就帮你看着小周,要是他敢在公司里染指小鲜肉,我就断他子孙。”

你已经断过一次了谢谢。

叶修起身,推了一把黄少天,笑骂道:“下限何在!”

“下限?早就喂狗了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边餐桌上其乐融融,那边冰冷的车子里,周泽楷抻着长手长脚憋屈的躺在后座,胃难受手脚难受心脏更难受。

颠簸一路,终于到家。

“叶修。”睁开眼,面对熟悉的卧室,周泽楷下意识地呢喃。

“你家那位把你扔给我了。”

周泽楷起身,接过了江波涛递上来的水。

“最近我给你接了个剧本,当然是男一号。”

“……”

“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

“你知道你搭档是谁吗?说出来你别吓着。”

“谁?”

“叶修。”

“既然你醒了我就回去了。渣浪热搜上关于你和少天的话题被王杰希一个电话撤下了。你家那位真有能耐,天芒老板做事都要看他心情了,白白浪费了一次炒作机会。”

“不炒作。”

“OK,明白。我猜过不了多久,渣浪和各家娱乐论坛就要被你和你家那位刷屏了。”

“……”

“我看好你们哟。再见。”

我家那位?真顺耳呢。


评论(6)
热度(206)

© 一片西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