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西瓜

❀ALL叶❀
/周叶 ❤
/王叶 ❤
/韩叶 ❤
/喻叶 ❤

【周叶/ABO】 解药 -03-

任何放飞作者自我的西皮都不会开花结果。

(OOC过头,有些控制不住周叶之外的洪荒之力,抱歉。)

不雷的朋友,请继续看吧OVO



-03-




周泽楷的相片叶修没看多久就被重新收回钱夹,就像他把自己关在这间房子里重新收拾心情一样。

叶修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窗外,此刻正值夕阳西下,万丈余晖穿透过冒出新叶的树干细密的洒在玻璃窗上,斑驳出亮光点点。

周泽楷是叶修喜欢的人,确切的说,是他一直暗恋的人。

至于对周泽楷的感情究竟是何时开始的,叶修也说不清楚,等他后知后觉的发现时就再也移不开目光。

深陷其中,万劫不复。

在遇到周泽楷之前,叶修活了二十来年都没有喜欢或者想要去依靠的Alpha或者Beta,即便他归属于最弱小的性别O。

他觉得他会把抑制情欲的药剂当糖吃,他觉得他会孤独终老直至死亡的那一刻。

所以活泼可爱或者调皮捣蛋的孩子他从来就没有想过,更何况是一下子就有两个。

奇妙,不可思议,且不堪的承载着他内心深处的自私。

是的,自私。

没有经过周泽楷同意就擅自把生命生下来,再擅自的让新生命生活在单亲家庭里。

即便他会保证给予他们的爱不会比正常家庭少。

那又是何时遇见周泽楷的?

是在一个下着细雨的午后吧。周泽楷从对面街急匆匆地走来,打着伞,在见到被淋雨的他时好心地将伞一偏撑在了他的脑袋上方。

感受着他即使在泥土气息浓郁的潮湿里也散发出的清冽信息素和干净气质,使他欲罢不能,如痴如醉。

更记得那时的周泽楷一张俊美的脸,一双水光涟漪的眸,紧抿着却充满善意的双唇,从眸中泼洒出的柔情就似那细雨般点点的渗透进他干涸的心,强势的在那龟裂无比的心田盛开出了朵朵五颜六色的花。

从那时起,两人就开始时不时的见面,当然全部都以工作为由。

一个A一个O,又都在娱乐圈里混,被抓到私下混在一起的话,零绯闻就不能成为他们的最佳看点了。

虽然这看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

“都说怀孕的人喜欢东想西想,还真是啊。”叶修自嘲地扯开唇角,一把抓过枕头夹在双腿间,强行扼杀掉了对周泽楷的思念。

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拍戏?还是正在为他退出娱乐圈而惊诧不已,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啪啪啪,刚说不要想了,还想,打住!

叶修无语地抓一把头发,抹一把脸,动作轻柔地再把身体翻向另外一边。

叩叩。

关着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吧。”叶修调整好表情,暂时让自己看起来轻松愉快。“啊要喝牛奶啊,我不喝牛奶,喝了会吐。”

喻文州把牛奶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补充营养。”

“我一闻到牛奶的味道……肚子就烧得慌。”叶修捏着鼻子,皱起一张帅气的脸。“不喝,打死也不喝。”

难得的任性让喻文州彻底没辙。“那就不喝。”

“呵呵。”叶修爬起来,刚想下床就被喻文州制止。“躺着,我把话说完就走。”

叶修点头。其实不用想他也知道喻文州要说什么。他只是怀孕了而已,并不是脑袋里长了两个傻包。

“方锐叫我交出你的地址,说你已经把公司搅翻天了,再不出现韩文清会砍了他的脑袋当球踢。你还会有被雪藏的危险。”喻文州紧盯叶修的脸,后者却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并不把这些威胁放在眼里。

“雪藏啊,我都不干了我还怕雪藏?”叶修瞟了眼窗外,笑容分外灿烂。“文州,帮我回话的话会不会太麻烦了?你也不喜被骚扰。”

“只是拨打一个电话的话,不会。”喻文州拿出手机。

“短信吧,你发短信就行。”

喻文州拉了把椅子坐下,等着编辑。

“你就写尽管雪藏有本事叫老韩找来。安胎中,勿扰勿念。”

“言简意赅,你还真是不愿多费唇舌。”喻文州笑着打字,最后按了发送。“韩文清真找来的话估计有你好看了。”

“难不成他还打我一顿?”

“有可能。”

“作为公司曾经的摇钱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对我真的下得去手?!”叶修一想到韩文清乌漆麻黑的脸以及阴恻恻的目光就抑制不住地打颤。暗黑帝王果真名副其实啊。

“这处房产暂时还没人知道。”喻文州才把手机放裤兜,铃声便猛地炸响了。他拿出来看了看,不是方锐的,是个陌生的号码。“不认识,估计是找你的,要接吗?”

“挂了挂了,省得我脑仁疼。”

喻文州索性关了手机,还大家一个清净。

“诶,做你的粉丝真可怜啊,偶像罢工不干还玩失踪。”

“这偶像啊,总有过气的时候,我只是手动提前了。”叶修当然也心疼粉丝也想多赚几年,但他更不想舍弃肚子里正茁壮成长的新生命。

浓浓的爱意在叶修明亮的眼睛里流泻出来,温暖了他的眼他的鼻以及唇角那一道浅浅的弧度。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隔绝了一切的可能与不可能。

他不知道,他的这一转却被叶修看进了眼底。



方锐紧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字,似乎要把它们盯出一个窟窿,然而窟窿还没盯出来,手机就被他无情地摔在了地上,壮烈牺牲。

“叶修,老子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你挖出来!”

……

‘尽管雪藏有本事叫老韩找来。安胎中,勿扰勿念。’

韩文清也再盯着叶修传递过来的信息,没有想象中的怒火,反而是意外的平静,平静到水天一线碧浪无波。

张新杰瞟了眼韩文清放在桌前的手机,眯了眯眼,“这叶修,真是一如既往的任性。”

韩文清揉上突突地太阳穴,认同了张新杰的话。

“喻总还是太宠他了。当然,你也不例外。”

韩文清斜睨着张新杰,无话可说。

“安胎……是?”韩文清嘴角抽搐,见了鬼似的表情,他终究问出口了。

“如果没打错字的话,的确是安胎。”张新杰托了托眼镜,一本正经的脸也有了龟裂的迹象。

这叶修,在搞什么鬼!

“无论用什么手段,把他找出来。”

“我正有此意。”


周泽楷站在窗边,二十五楼的高度让他把这个城市尽收眼底,美则美已,却比往常寂寞了不少。

“喻文州,是谁?”

深呼吸一口,忍着内心波涛骇浪的复杂情感,周泽楷再次按下了方锐交给他的号码。

一遍又一遍。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机械的女声让他愈发烦躁愈发的按捺不住,这些以往不曾有过的心绪却让他在这一周内尝了个遍。

“叶修前辈。”你到底去哪儿了?

周泽楷强烈的Alpha信息素突地变得紊乱无比,再几乎红了双眼的那刻他瞄到了在酒店捡到的不属于他的打火机。

那是在三个月前,他参加剧组的杀青宴,喝了一点酒,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酒店的床上了,浑身赤裸。

且精力充沛,精神亢奋。

不用想也知道前一天晚上,在这张大床上发生的缠绵悱恻的事。

周泽楷紧绷着咬肌,面若寒冰。

打火机的主人,是谁?

“会是……叶修吗?”他拿起打火机放到鼻下嗅,除了金属本身的冰冷气息外,他找不到其他的哪怕只有一丝的味道。

“前辈……为什么要……藏起来?”

依他对叶修的了解,叶修绝对不是不负责任的人,只留下只字片语一走了之也绝对不是叶修的作风。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情叶修前辈才会选择逃避躲藏不愿面对。

所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周泽楷紧捏着冰冷的打火机,想象不出那小小的喷头也曾迸发出激烈的火苗。

这一刻,他整个人亦如这金属一般,外表冰冷内心则暗藏着无法估量的怒火。


评论(9)
热度(301)

© 一片西瓜 / Powered by LOFTER